首页 >> 教育 >>教育 >> 这一次,别让“嘉年华”再复活了
详细内容

这一次,别让“嘉年华”再复活了

3.jpg

【阅读提示】警方调查成都嘉年华 呼吁受害者站出来配合取证

光明网评论员:与用“龙鞭”等体罚学生的南昌豫章书院相比,最近被曝光的成都“嘉年华”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在这里,以学生管学生,以问题少年治问题少年,形成了一个校长、心理老师、教导员、骨干、老生、新生层层欺压的、全封闭式的管理空间。学员动辄就被“加体能”,有学员三天被罚做六万八千个体能,其中包括两万个下蹲。而向学员灌输绝对服从,以折磨“等级”低的学员为快乐的生存法则,更是对人性的莫大扭曲。

因为不堪忍受折磨,有人绝食,有人自残、自杀,甚至发生过老生带头、新生参与的“暴动”,学员们打断了一名教官的鼻梁,一名个子高的新生成功“越狱”,迎接“越狱”失败学员的则是更严酷的暴力惩罚。那些终于离开这里的人,虽然逃脱了肉体的虐待,但却迟迟走不出这段黑暗时光留下的心理阴影,很多人甚至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。

这家所谓的问题少年矫正机构,非但没有拯救“问题少年”,反而把他们推向更深的深渊。媒体起底“嘉年华”发现,其前身是同样劣迹斑斑的成都市维尔彬青少年教育咨询中心,两家机构的创建者均为“潘晓阳”,而“潘晓阳”的真实身份其实是郫都一中的在编教师。十年前,“潘晓阳” 在“维尔彬”被媒体曝光存在饿饭、打骂、性侵犯等问题后,主动注销了该公司,但随即注册了“嘉年华”,继续招收学员。

一家由在编教师经营的健身服务公司,在缺乏办学资质的情况下,从事所谓的问题少年矫正并公开宣传、招收学员,且对学员进行残酷的暴力惩罚,严重伤害孩子们的身心健康。这样的地方为何可以生存十来年?在公众对立法赋予教师适当的教育惩戒权,允许教师对学生实行罚站、罚跑等惩戒措施都存在较大争议的当下,“嘉年华”肆无忌惮地对学生进行残酷的暴力体罚,简直成了“法外之地”。

如果不是受害者不断报警、举报,并最终引发舆情,“嘉年华”恐怕还将继续其残酷的“游戏”。如此赤裸裸的违规违法,究竟是如何躲过重重监管的?

 1.jpg

“嘉年华”之所以有市场,这背后也是一个个家庭教育失败的案例。厌学逃学、网瘾早恋、叛逆对抗、离家出走等行为,是不是问题,本身就是值得讨论的。有家长仅因为孩子喜欢二次元、摄影和架子鼓,就把孩子视为叛逆少年,将其送入“嘉年华”,这背后反映出的是家庭教育观念的严重滞后。一些父母对孩子期望过高、缺乏沟通交流、教育方式方法简单粗暴,是造成各类青春期叛逆问题、亲子关系恶化的根源。甚至有家长几次把孩子送进“嘉年华”,而面对身心惧伤的孩子无一丝一毫悔意,更是让人瞠目结舌,可见,对孩子心灵世界的漠视究竟到了何种程度?

早前,《南风窗》报道,成都嘉年华一名自称潘老师的人称,会在十二月份重新营业。这种底气和信心究竟来自哪里?这一次,如果 “嘉年华”涉嫌存在的“非法拘禁、体罚营员”问题得不到治理,仍然仅仅停留在关停、取缔层面,“重新营业”或许就不会是一厢情愿。前有杨永信的网戒中心、豫章书院,现有“嘉年华”,“嘉年华”之后,全国各地还有多少这类充满罪恶的“问题少年矫正机构”?能否把这些本身就是最大问题的“矫正机构”找出来,并且彻底清除呢?


技术支持: 中政银企(北京)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| 管理登录